云导播

光伏上游企业纷纷将生产基地搬往云南、内蒙、新疆,谁又更具吸引力呢?

点击进入小程序免费发布信息,企业免费入驻:



早在2017年12月25日,光伏新闻就撰文指出,铸锭企业往西北、西南搬迁大势所趋!(点击链接,查看原文)而新疆大全则在2011年就看到了这一发展趋势,大全将其重庆万州的多晶硅生产基地于2011年搬到了新疆;而隆基则早在2009年就将高耗能的单晶拉棒车间搬到了宁夏。


一、光伏上游企业纷纷将生产基地搬往云南、内蒙、新疆


1、硅料企业布局云南、内蒙、新疆的有:新疆大全、新疆协鑫、东方希望、包头通威等。据说,新疆协鑫产能高达6万吨,生产成本仅4万元/吨,再加之531新政影响,导致硅料供过于求,价格腰斩。由于目前硅料市场售价已经低于部分企业的生产成本,因此目前中东部很多硅料生产企业都已经停产了。


2、拉晶企业布局云南、内蒙、新疆的企业有:内蒙中环、保山隆基、丽江隆基、楚雄隆基、曲靖景龙、曲靖阳光能源、曲靖协鑫、新疆晶科等。


保山隆基已经投产的一期厂房(共两个厂房,每个厂房产能2.5GW)


保山隆基二期6GW项目正在有条不紊的建设中


3、铸锭企业布局云南、内蒙、新疆的企业有:包头阿特斯、包头晶澳、内蒙古上航、环太、常州天合,而协鑫、宜昌南玻有搬迁计划。铸锭企业都是搬迁,由于设备搬迁工程量大,甚至还为此诞生了一家专业的搬迁、调试铸锭、拉晶设备的公司:上海翔合实业有限公司。


上海翔合实业有限公司法人姜召与员工合影


2、云南、内蒙、新疆各有优势


1、电费对比


云南的电费在0.3元/度左右,丰水期在0.26元/度左右;内蒙包头用的是蒙西电网,电费在0.26元/度左右;新疆的新特能源、新疆大全、新疆协鑫、东方希望的电价在0.26元/度到0.28元/度之间。总体来说,包头的电费优势最大,其次是新疆,但是新疆的电费变动比较大,即便是生产企业自己建的孤网,也需要上网。另外,据光伏新闻获悉,某拉晶企业在新疆的生产电费初始为0.29元/度,其中的0.2元由企业自行承担,另外的0.09元由政府补贴。可是该企业开始生产后,政府的0.09元 /度的补贴一直迟迟不能到位,由于拖欠电费,当地的电网公司甚至断过电。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最后该企业生产电费居然从0.29元/度调整为0.37元/度。


2、政策对比


云南招商引资政策力度非常大。拿隆基来说,目前隆基在云南建有保山隆基、丽江隆基、楚雄隆基三个生产基地。隆基的厂房、办公室、宿舍、道路都由当地政府建设,企业贷款政府也大力支持,相当于隆基提供技术、市场,就得到了三大生产基地。


而包头则对迁入包头的光伏企业实施奖励。中环、通威、协鑫、阿特斯、晶澳等为代表的光伏名企将获得内蒙自治区的资金奖励。新疆招商引资政策不详。


3、区位优势对比


云南紧邻越南、泰国、印度,一带一路桥头堡。在光伏企业纷纷把基地往越南、印度等东南亚搬迁的今天,云南的区位优势就体现出来了。比如曲靖晶龙电子材料建成后将成为晶龙集团最主要的单晶生产基地之一,与晶龙越南基地相互依托,互动发展。


包头则位于新疆硅料生产基地和东南沿海电池生产基地的中间地带;新疆也是一带一路桥头堡。


云南、内蒙、新疆的区位优势是各有千秋。


4、人力优势对比


在人力成本这块,云南最具优势。隆基在云南新建的三大生产基地,其实也是云南省政府的一个扶贫项目。比如保山隆基的生产工人,将主要来自保山本地的贫困户。而包头和新疆的光伏企业,招聘工人和工程师,相对会更难一些。

同时,昆明高校也相对较多,昆明理工大学的冶金与能源学院、真空冶金国家工程实验室、云南省硅产业研究院一直在从事硅材料研究,可以为企业输送技术人才。